芛背景故事:扬星隐之名,正高徒之道

发表于:07-17 16:00

阅读:9807次

一、背景故事

数万年前,虚无之灵无玄为了寻求应对“大交汇”的方法选择降临凡间,他在凡间云游,并于灵山之上寻到了“弘仁观”(temple of the Korumite)。弘仁观的道士们注重锤炼身体和力量的同时也兼顾心灵的强大。他们朝采晨曦,暮思天演逐渐掌握了武术以及奥法之力。尽管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仍然对世间万物保持着敬畏。

他们的力量与敬畏之心赢得了无玄的尊重①,他在此处停留数日,引导弘仁观的道士们正确地使用力量,并授予了他们从太虚之中获取秘术之力的方法。而弘仁观的道士们作为感谢雕刻了数块玉牌赠予无玄。②

①虚无之灵独白:“后来极少有凡人像弘仁观门人一样赢得我的尊重,也难怪之后没一个魂魄记住他们。”

②虚无之灵的腰牌上刻着弘仁观的文字,其来源是梵文中的悉昙体。

等到无玄离开后,又过了一段时日,古老法师学院的明星学生卡尔——为了寻求更强的奥法之力,也来到了此地,领略了弘仁观道士们强大力量。靠着过目不忘的天赋,他很快就掌握了不少咒语①,至于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魔法师那都是后话了。

之后,为了纪念弘仁观的道士,也为了存放自己云游时收集的宝物,无玄在虚无之中开辟了一片场所,并仿照弘仁观的样式建造了“隐之圣堂”②。

①虚无之灵见到卡尔语音:“没想到你不仅听说过弘仁观。,你还记得不少咒语。”

②虚无之灵独白:“仿照弘仁观建造的圣堂,远离尘世的一切,但我会准许少数人发现圣堂。”

数万年的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弘仁观也淹没于时光之川中,后世除了无玄和卡尔,再无人记得。500多年前,感受到凡间的天道轮回出了差错,无玄召集了其他三位兄弟,并同他们一道将擅自修改了生死簿的孙悟空镇压于圣玉山下。

某日,无玄路过一个无名小国,在不远处,一所造型似曾相识的寺庙矗立于山坡之上。这不是弘仁观,而是新修的星隐寺(Turstarkuri)。推门而入,寺中的僧人端坐于冥想垫上入定。他们用特殊的涂料将经文涂于身上以帮助冥想,这些僧人还喜好饮茶,茶可以帮助他们快速入定,这一切都是为了从冥想中获得更加强大的内心力量。

这让无玄回想起了弘仁观的道士们,于是他也向星隐寺的僧侣们传授了冥思之法①。这些僧侣们如获至宝,为了早日达到虚无之灵的境界,他们更是夜以继日地打坐冥思,对于身外之物漠不关心②。

①虚无之灵与敌法师互动语音:“你的师傅们误解了我的教导,不过他们的愚蠢因你而终结。”

②星隐寺的僧侣形象参考了藏地佛教的形象。喜欢打坐冥想,喜欢喝茶。

时光匆匆过去数百年,这天一位少年为了寻求智慧来到了此处叩响了山门,成为了一名服侍这些僧侣们的侍僧。

随着时光的推移,天辉与夜魇之间的冲突愈发激烈,无数的神明都着手于在凡间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他们有的将自己的使者派来凡间,有的通过给于力量来招揽侍从,有的甚至不惜亲自下凡。

死亡之神,近来极为光火。数百年前,鲁姆斯克女祭祀克莱拉炼制了千劫锁链,并试图以此束缚住死神的仆从。然而死神利用挽歌之音腐化了这个锁链,并将之改造成了自己收割生命的武器。靠着千劫锁链,死神在戮尽之地上进行着杀戮盛宴。

要说世界上还有谁对死神毫无畏惧的话,那只有屠夫帕吉了。他从布莱德隆皇家屠手的职位上离开后来到了戮尽之地。对于那些听命于死神的活死人,他百无禁忌地将其拆解,并将一些有趣的部分缝合在自己身上。尔后,屠夫甚至从隐秘的角落中找到了千劫锁链,将后者从死神的眼皮底下偷走,随后离开了戮尽之地①。

没了千劫锁链的威慑,新人鲁姆斯克主教安苏夫人立刻展开了对于戮尽之地的大净化,死神的仆从们尽皆被净化。气不过的死神来到了一处无名的小国,用挽歌唤醒了战死的王国将士们。不朽尸王响应死神的呼唤从地下深处了腐朽的双手,带领着亡灵大军向着昔日的都城进发。

在山下的王国遭受袭击的时候,星隐寺的僧侣们作壁上观。不少僧侣们专注于冥想,对于山下的袭击者并不关心。直到死神的大军叩响的山门之时,还有不少侍僧把他们当做是自己内心的魔障。这些拥有强大力量的僧侣们坐以待毙,一个接一个地死在了冥想垫上。不到两周,星隐寺就全军覆没。

所幸那位少年由于尚未成为星隐寺的正式成员,没有资格同其余僧侣们一同冥想,因而逃过一劫。他在暗处惊恐地看着昔日的同门被死神的大军所杀,又被死神的魔法复活成了亡灵的祭祀。最终他将一卷《星隐录》藏于怀中,偷溜出了山门。

不知跑了多远,少年停了下来,他打开了卷宗,昔日宗门的教诲跃然眼前:

“切让复仇光芒万丈,笼罩邪灵的暗影就此退散。”

“勿要罪责将你蒙蔽,还请接受救赎带来的审判。”

“飞升圣洁,跨越堕落恶徒之梦;利欲熏心,盲目无知实乃其早逝之因。”

“远汝之征程不受无智之徒阻挠,汝需终结其受难的一生。”

“愿尔等仇恨施以力量,粉碎同胞惨死之象征,指引象征之内蕴含无穷之力。”

“亡灵不可触及,只因疫病之地烂草将生。”

“让吾之圣言劝诫汝之对手,亵渎神明非同小可!”

收起卷宗,这位少年下定决定要为宗门复仇,他将消灭一切魔法,他将蔑视一切神明,他将抛弃本我,从今往后以敌法之名重生。

敌法师正要开始自己的复仇之旅,突然听到一旁的路人小声议论着:有一名邪恶巫师索罗首时常用魔法恐吓境内的居民以勒索财物。听罢,敌法师改变的路线,就拿这个家伙来血祭自己的同门吧。

在距离瑞文泰尔不远处,悲玫国的31位魔导师在听说阿哈利姆消失后,闯入了阿哈利姆圣所①。靠着掠夺而来的阿哈利姆研究成果,这31人改变了悲玫国上空的星象,使之成为了魔导师的圣地②。而后这31人建立了评议团,取名“天枢会”,并制定了一系列约束其境内魔导师的规则③。

就这样,“天枢会”迅速崛起,成长为了一个不亚于蓝宝石教团的魔导师组织。也就是这时,古灵精怪的魔导师凡妮莎带着对魔法的无限好奇来到了悲玫国。

而随着境内的魔导师数量不断增加,总有一些心怀不轨的魔导师混入其中。他们将“天枢会”的百无禁忌理解为肆意妄为,并滋生事端。为了震慑这些宵小之辈,天枢会建立了“泰勒庄园”用于关押和惩罚那些触犯了悲玫国条约之人①。

而此时的敌法师正在满世界地寻找邪恶的巫师。在先后击杀了邪恶巫师索罗首和金刚术士赫洛斯①后,他已小有名气。这天殇月国的国王派遣使者找到了敌法师,希望能请他出手消灭邪恶的巫师萨斯克②。敌法师欣然前往,甚至都没有询问报酬。

通过战时冥想将对手的法术反制原主,锋利的刀刃随后掠过敌人的咽喉,没费多少力气敌法师就战胜了萨斯克。殇月国王为表感谢请王国工匠为其打造了一副崭新的战甲,而敌法师的名声也随着吟游诗人和商贾们传到了远方③。

在听闻敌法师的事迹后,天枢会对其伸出了橄榄枝,并邀请其坐镇泰勒庄园。都是为了铲除邪恶的巫师,敌法师和天枢会一拍即合,随即前往泰勒庄园。

在泰勒庄园,敌法师见到了原风蚀之寒首席法师诺崇。后者虽然称作法师,却连最基本的变形术都不会。“魔法之极,唯寂方尔”,靠着沉默他人的天赋,诺崇得以接连战胜强大的法师,并顺利地加入了泰勒庄园。

这两位法师克星的合作就此展开,原来并不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这二人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找寻大魔导师拉比克。虽然天枢会已经获得了阿哈利姆的手稿,但是阿哈利姆最大的秘密却是藏在了其子拉比克的魔杖之中。

在如何处理拉比克上,两人起了分歧。沉默术士诺崇认为应该将拉比克带回泰勒庄园审问,而敌法师执意将拉比克就地处决,并将他的法杖送回泰勒庄园。最终天枢会同意了沉默术士的提议,要求敌法师将拉比克带回泰勒庄园。

靠着对魔法元素的敏锐嗅觉,并凭借意志力穿越空间,敌法师轻易地找到了拉比克,尔后一脚将其踢晕后,绑回了泰勒庄园。沉默术士也对拉比克施加的奥术诅咒,希望能撬开他的嘴巴①。

拉比克的下场如何犹未可知,不过在敌法师和沉默术士的努力下,泰勒庄园的禁闭室关满了触犯条例的邪恶法师。

这天,敌法师听说了一名从地狱归来的恶魔巫师。靠着不知从哪儿获得的恶魔手臂,莱恩做出了许多罪恶的行径。这也让莱恩上了敌法师的黑名单。后者在一番收拾后踏上了搜寻莱恩的道路。

在离开了泰勒庄园数日后,敌法师寻到了一伙正在残害人类的怪物。出于正义感,敌法师追杀这伙怪物一路来到了一行旅队的残骸处。在击杀了最后一个怪物后,敌法师发现身后一个女孩正坐在破碎的马车上直勾勾地盯着他,而旅队的其余人都葬身于那些怪物的手中。

“人生总是这么艰难吗,还是只有童年如此?”那名女孩问道。

看着满身伤痕的女孩以及四周惨死的同胞,敌法师想起了自己的同门。“总是如此”,敌法师回答道。

收拾完了这些怪物的尸体,又将旅队的死者妥善地埋葬后,敌法师最终还是不忍心一走了之,随即决定暂时放弃追杀莱恩的任务。他需要先给这个女孩找一个庇护所。

被敌法牵着手,一路上这个女孩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我叫芛(wěi),你叫什么名字?”

“敌法师”

“好可爱的名字”

这话把正在喝水的敌法呛到了,他装作若无其事地用袖子擦擦嘴,把水壶收了起来。

看着敌法师背后的双刃,芛有些好奇。

“敌法师,你到底是做什么?”

“清洁工……”

“你是说你是个杀手?”

不敢直视她的目光,敌法师转过头去“是的”。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芛突然看向敌法师。

“我已经决定好我今后的人生了,我想当个杀手。”

敌法师有些无奈,他将自己的双刀交到了芛的手中,芛掌握不了沉重的战刃,锋利的双刀应声掉落在地。

“你想当个杀手,好啊,去杀吧,这双刀就当是我的送别礼物了。”

芛摇了摇头:“你救了我一命!”

敌法师有些头大:“听着,首先我不是专门来救你的,我只是追杀那些怪物来到了这里;其次,就算没有我的帮助你也活的下来。”

“你救了我一命,你就要救得有意义,你要负起责任,不然的话就跟你之前没来救我一样。”

敌法师有些动容了“听着,芛,你还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想,你并不适合这行,我很抱歉。”

“那是不是说,等我成年了你就收我为徒呢?”

“我的意思不是……诶好吧,等你成年了我就收你为徒。”敌法师捡起掉落的双刀,领着小女孩踏上了归途。

敌法师随后将芛安置在了一个庇护所。庇护所内还有许多其他的孤儿,敌法师希望芛能够在这里找到几个朋友,或许过段时间她就会忘记要当杀手的事了。等芛成年后,有着天枢会的帮助,她或许能在悲玫国找到一份不错的差事。

但是敌法师显然低估了芛的决心。她并不合群,也没有主动去找其他的孩子交流。因为芛知道他们是不一样的,她有着明确的目标,她有着自己命运,她知道在外面有一个师傅在等待着自己。这一年芛12岁。

①连续选择芛会触发独白:“敌法师说,在他找到我之前,我活了挺长一段时间。他原来无意中发现了旅行队的残集。当时正追赶着,加害我同胞的东西。他当时年轻气盛,在找寻的是一场战斗,而不是一个孩子。我记不大清了,但我记得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喜欢跟我说,他所做的是帮了一把,没有他的帮助我也能活下来。”

②芛的稀有独白:“避难所的其他孩子,其实并不喜欢我。我是说,我明白原因,我令人讨厌,我有自己的命运,我有个师傅在等着我。等我长大成人了,而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两天前,我就要找他出来,干一番大事。能想象吗?怀着这种想法生活,要是成真了会怎样。呵,他们讨厌我。”

一晃6年过去,这6年芛依旧没能结交朋友,尤其是其他孤儿听到芛将来想当一个杀手后都纷纷避之不及。芛乐得清静,她利用这6年磨砺着自己的内心,锻炼着身体。等到她18岁生日的那天,芛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庇护所。临走前她收拾了一个新发型,是时候告别旧日生活了。

在泰勒庄园不远处出有一所废弃的寺院,敌法师按照星隐寺的风格将其整顿一番①。在这里敌法师按照星隐寺的礼节为芛举行了拜师礼。芛半跪着将茶水托到了敌法师的面前,接过茶杯后,敌法师似乎有了更大的目标。一直以来他都是被仇恨驱使,以消灭一切邪法为己任。现在似乎是时候重现星隐寺的昔日荣光了。

① 墙上的三个字或许是“星隐寺”?

星隐寺的僧侣们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有着强大的内心,靠着冥想,他们可以反制魔法,也可以穿越空间。反制魔法便是芛的第一节课①。

为了帮助芛入定,敌法师用星隐寺秘方调制出了涂料,将纹饰绘制在了芛的身上。

“记住了,你的双刃是双手的延伸,你的双手也是意志的延伸。你的情感是行动的倒影,而不是行动的动力。”这便是星隐寺的信条,也是敌法师的信条,如今也成了芛的信条。

敌法师拿起了冰龙傲洛斯的诗歌,靠在了柱子上,监督起芛的冥想。

“好的,芛,别紧张,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冥想”

“别想其他的事”

“我的情感是行动的倒影,不是行动的动力……”

“我的精神专注,相当专注,就是专注一些,你都不会相信我有多么专注,讨厌,我走神了。好吧,再来一次。”

“我的双刃是双手的延伸,我的双手是意志的延伸。我的情感是行动的……”②

“呼呼呼~”

“……”

“啊 我没睡着 呜~”

①芛在法术反制生效的时候的时候会触发语音:“反制魔法是我学的第一节课,而且我学得很好”

②文字均来自于芛关于“冥想”的独白,可以看出芛很容易分心,并且经常在冥想的时候睡着。

修炼的时光一晃而过,当芛在山洞中修炼之时,外面的世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瑞文泰尔的商王奎堤亚斯被刺杀,晴风领主的女儿一把火烧了自家的庄园,白色尖塔的艾布妈妈领了盒饭。

在山洞中修炼的时光,芛对自己的师傅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敌法师喜欢喝茶,对于这种微苦的饮料,芛一向很厌恶,但是为了冥想,芛了逐渐接受了这些茶①。

敌法师喜欢看傲洛斯的诗歌和星隐寺残留的卷宗,而芛则喜欢看小古的冒险小说②。

敌法师说话喜欢加上“尔等”、“汝”,这点是芛最受不了的。③

芛还在等待,她在等一个时机登场,不是向师傅证明自己,而是向全世界证明她的师傅。

①不知道为什么,V社会给敌法师增加一个喜欢喝茶的人设?或许是因为B神?

②芛在遇见斧王时会触发语音:“斧王,我读过小古写你的所有冒险,包括《红雾》《红色的激情》,那一篇真是被低估了。”而红色激情则是小古最得意的一篇。

③ 芛的轮盘语音:“要是我丢出一句“汝”或者“尔等”,就让我在此自尽吧。”

她并没有等太久。

图拉斯(塔拉什),一个疯巫师,一个有精神病的异教领袖。他大庭广众之下在宣扬末日教义,并且宣称自己是传说中的救世主。这当然触犯了天枢会制定的教条。敌法师出马轻而易举地将其与之信徒统统抓进了泰勒庄园。

①这个伏笔埋得相当深,在刀塔霸业刚刚推出之时就放出了将来可能出场的霸主的剪影,其中就有图拉斯。

② 图拉斯自称预言家,与许多高维英雄都有互动。

泰勒庄园守卫森严,最外层有巡检不断巡逻①,其墙壁又是用魔抗极高的黑曜石建成,此外还有沉默术士所布置的静默领域。一般的巫师进了泰勒庄园就再难逃出去。这么多年来或许只有邪影芳灵可以算的上是被泰勒庄园请出去的②。

然而凡是都有例外,这天晚上,图拉斯的他们的同伙偷袭了泰勒庄园的巡检后,通过艾布妈妈的魔典召唤出了火焰并成功地在泰勒庄园的墙壁上炸开了一个大洞。在敌法师和沉默术士反应过来之前,一帮人趁着夜色逃出了泰勒庄园③。

②邪影芳灵稀有语音“没多少人可以说他们是被悲玫国请出去的,不过我可是个例外”

这是泰勒庄园建成以来第一次有罪犯逃脱。敌法师把这一切都视作自己的失职所导致的。现在不仅图拉斯逃跑了,其余的许多罪恶滔天的法师也都从炸出的这个豁口中逃了出去(拉比克可能也逃了出去)。或许一直以来泰勒庄园采用沉默术士的建议,将这些邪恶法师抓捕至庄园内的举措太过仁慈了。这次敌法师决定让那些法师们感受一下发自灵魂的恐惧。

主犯图拉斯已经逃至白色尖塔。这个祸患若不除,将来必有大害。但是其余逃脱的巫师也不得不管。看来是时候了。

敌法一个闪烁来到了不远处的隐修山洞中。芛此刻还在装模作样地打坐。

沏上一壶茶,这对师徒面对面地坐下。芛想和师傅一道前往白色尖塔追捕图拉斯①,然而敌法师却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她②。

根据刀塔霸业中敌法师的描述,图拉斯(塔拉什)知道敌法师回来白色尖塔找他的。这个伏笔埋了好久。

芛是时候独当一面了,她需要化做泰勒庄园的利刃,铲除那些作恶的巫师。

尽管芛已经掌握了敌法师的战斗技巧,但是敌法师还是相当担心,临行前他不断叮嘱:“芛……悲玫城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这座城市里充斥着最为低劣的魔法,你唯一能信任的……”

“就是我的直觉,我知道。”说罢芛化身成一道闪光,消失于虚空之中。

二、与英雄的关系

在前往泰勒庄园的过程中,芛也遇到了许多其他的英雄。

莱恩自从知道敌法师在追杀自己之后,他计划前往悲玫城寻求天枢会(评议团)的庇护。只要天枢会赦免了莱恩的罪行,那么敌法师也就没有理由追杀自己了。

在芛到达悲玫国之前,莱恩很可能已经通过天枢会的秘使与天枢会取得了联系,并且获得了赦免,接下来他将前往悲玫国寻求庇护。

但是芛并不这么想,她继承了师傅敌法师的信条,因此她决定在半路截杀莱恩。

正因如此,芛在见到莱恩的时候会触发语音:“天枢会不能保你一世,莱恩”

而芛在击杀了莱恩后会触发语音:“你永远到不了悲枚城,莱恩”

芛对于湮灭法师的态度就有些复杂了。

湮灭法师对于天枢会制定规则的行为十分不满,因此他决定先去泰勒庄园一把火把那些泰勒庄园连同关押的邪恶法师尽数消灭。之后他还把算盘打到了悲玫国的头上。

一方面,芛对于湮灭法师惩治其他法师的行为十分赞赏,但是一方面湮灭法师也是法师,那么芛就必须铲除他。

因此芛在遇到湮灭法师的时候会触发语音:“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帕格纳。一方面你喜欢把法师烧死,另一方面你又是喜欢烧死人的法师。嗯~我得好好想一想。”

屠夫偷走了死神的锁链,而死神正是摧毁了星隐寺的罪魁祸首。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屠夫与敌法师是一条战线的。因此芛在遇到屠夫的时候会触发语音:“从没有想过和帕吉联手,但现实世界就是这么复杂”

与之相反,尸王是死神的马前卒,当然芛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等我告诉敌法师你有多可悲的时候,他肯定会高兴”。

对于师傅的同事沉默术士,芛表现得十分尊敬:“援助泰勒庄园是我的荣幸,我不会让你失望,沉默术士。”

芛讨厌冰龙傲洛斯的诗歌:“话说,傲洛斯,我读过你的一些东西,有点...非常...啰嗦”

而芛十分喜欢小古的冒险小说,因此她对于小说的主角——斧王——有些崇拜:“我在想小古会不会把我写进他的故事里。”

而拉比克很可能在图拉斯的越狱中也偷溜出了庄园,因此芛在遇见拉比克的时候会触发语音:“现在,要去找你父亲的法杖。”

对于米瑞斯嘉,芛也有着好感,或许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刚成年的少女的缘故吧。而在米瑞斯嘉来到悲玫国的焦黑大殿偷取封神之刃的同时,芛可能也刚好来到了悲玫国。因此芛在遇见米瑞斯嘉的时候会触发语音:“看来是咱俩对抗整个世界了,嗯?米瑞斯嘉”

同时由于芛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因此她十分羡慕米瑞斯嘉还有一个家:“至少你父亲还是很关心的,雇了赏金猎人来找你,米瑞斯嘉。”

芛还曾经与风行者并肩作战,击败了死灵法师:“哦,记得我们杀死死灵法师的时候吗?真是有趣的时光。”这段经历很可能会出现在风行者的至宝之中。

由于死神的关系,芛对于所有的神明都不感冒。她会对露娜说:“赛丽蒙妮是个怪物,露娜,总有一天你会见识到的”。她会对陈说:“教会骑士,只是名字好听点的邪教”。

而芛来到了悲玫国后,也与凡妮莎见了面,很可能是为了拉比克的情报。凡妮莎指出敌法师很可能只是为了利用芛。

芛对此当然是不以为然。她对此回应道:“凡妮莎曾告诉过我敌法师只是在利用我。这并不奇怪,她是个巫师,骗人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我完全清楚敌法师的为人,他有很深的执念。但就算他奉献和追求的过程中,他从未擅自为我做主他坚持让我叫她师傅而不是主人 是有原因的。他知道我追寻他的原因,他也知道我的道路与他的不同。就像天底下的父亲一样,他梦想过我日后的成就。就像所有女儿一样,我想让他为我骄傲但如何实现,需要我自己做主”

此外还有几条语音十分特殊。

当我们在游玩RPG或者使用代码的时候,可以同时选出芛和敌法师。因此在芛遇见敌法师的时候会触发语音:“能和你同上战场真是太好了,我会让你为我骄傲的。”

还有一些语音,根据编号既不属新英雄,也不能与已知的英雄相匹配。因此我猜测可能是与屠夫身心见面时触发的。

“好吧孩子,要是你能好好说,我会做你的监护人”

“跟着我孩子,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三、性格爱好

尽管芛已经掌握了星隐寺的技巧,但是第一次上战场她还是非常紧张的。

在击杀了冰龙后,她会激动地喊:“我杀了头龙!我杀了头龙!!”

在击败斧王后,她会说:“我打败了斧王?我打败了斧王!啊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敌法师的影响,芛十分财迷,一直嚷嚷着要金子。

在补刀的时候,芛会一直碎碎念:“金子~我需要更多金子。”

“我需要赚足够的钱。”

“我要的不止这点金子。”

除了冥想之外,敌法师肯定教会了芛如何farm,因此芛一进入游戏就会说。

“野区,我们来了”(开局钻野区,有点东西)

她的英雄轮盘中还包括了两条语音“滚出我的野区”、“嘿!是谁杀了这些野怪”。是专门对那些来野区抢资源的酱油用的。

芛小时候生活在避难所,长大后随着敌法一同在山洞修炼,因此她对于外面的世界十分好奇。

她遇见斯拉克会说:“敌法师从没教过我捕鱼,不过我很快就弄明白了”。

她遇见昆卡会说:“什么时候你能带我航海吗?我还没坐过船”。

她遇见石鳞剑士会说:“唐特,我读到过英剑门,你得告诉我一些故事”。

受到敌法师的影响,芛也十分有正义感。

她想要帮助美杜莎找到她的蛇发女妖姐妹:“要是我们活下来了,我会帮你找到你姐姐。美杜莎,我答应你了”。

她会帮助虚空假面清除那些破坏了超维视界契约的法师:“嘿,要是你听说有人违反了超维世界条约就告诉我,我来把负有责任的法师撕个稀巴烂”。

四、新英雄语音

最后按照惯例放出英雄的语音,大家可以猜猜有哪些人可能加入遗迹之战。目前电炎绝手,虚无之灵,骷髅王至宝,女王至宝以及芛都对新英雄有了不少语音互动。之后我会找时间单独分析一期新英雄的情报。

①这话我可不经常说,不过,我真的能从你那学到点东西

②我当然会觉得是个悲伤的故事,但那并不会消除你犯下的罪孽

③我都不知道这些还能这么友好

④所以我有一个想法:障碍赛上,障碍想置你于死地?嗯?

⑤我就觉得我们能合作愉快

⑥话说...你能干嘛?

⑦ 对不起,你看起来挺酷的

⑧ 正好进入我的圈套

⑨ 可能这就是魔法师不喜欢宠物的原因

⑩ 比杀死练习用的傀儡还简单

⑪ 这就像是一些心理扭曲的孩子的故事

⑫ 我相信,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

特别声明:所有资讯或言论仅代表发布者个人意见,第一电竞仅提供发布平台,信息内容请自行判断。

DOTA2攻略

LGD官博: 【LGD赛事回顾】在6月14日的 总决赛...

来自LGD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微博:LGD夺冠 LGD MAJOR冠军 【LGD赛事回顾】在6月14日的ANIMAJOR 总决赛中,我们以 3:0 战胜EG战队。以下是本场比赛的视频回顾。 http://...
DOTA2 发表于:06-14 | 阅读:4574

立蓁小辣椒: 如果和平精英战场上,“只能用枪”、“只能用投掷物”或“只能用载具”...

来自立蓁小辣椒的微博:如果和平精英战场上,“只能用枪”、“只能用投掷物”或“只能用载具”,你要怎么样才决胜到底?这一次,他们表演给你看! Stride炫迈 x 和平精英【决胜到底】表演赛今天17:00...
DOTA2 发表于:06-14 | 阅读:1531

Ams: 有苏州的朋友嘛,这家面咋样?为什么大中午要排队不好吃就不排了 ​​​....

来自叫我Ams就好了的微博:有苏州的朋友嘛,这家面咋样?为什么大中午要排队不好吃就不排了 ​​​
DOTA2 发表于:06-14 | 阅读:3331

Ams: 就猪肝还不错,可能还是重口味一点的更适合我 比起苏式面还是更喜欢嗦粉

来自叫我Ams就好了的微博:就猪肝还不错,可能还是重口味一点的更适合我 比起苏式面还是更喜欢嗦粉
DOTA2 发表于:06-14 | 阅读:641

淡若浅紫: 关于这个问题,在看major比赛的间隙,我还看了看E3展,这炫酷的....

来自淡若浅紫的微博:永劫无间买国服还是steam 2021E3 关于这个问题,在看major比赛的间隙,我还看了看E3展,这炫酷的长枪、还有这飒气的妖刀,以及刚发布的链锯!国服三人行减96我反正是心动...
DOTA2 发表于:06-14 | 阅读:8982